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巴顿奇幻事件录 > 11 包裹与电话
听书 - 巴顿奇幻事件录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11 包裹与电话

巴顿奇幻事件录 | 作者:扎药| 2020-03-29 14:24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    新的一天,一帮人如常的被爱丽丝带着离开格兰德,去往帕克小学。

    也有一堆包裹到了格兰德。库克厨房的最后纪念录影带——爱丽丝只说了句收起来吧;狗弟的的纪录片——标题居然是《维嘉市的空建筑于催眠的旁白》;一只装了卷胶卷的包裹——来找杰克:“尊敬的格兰德先生您好,我们的旅行结束了,我的相机在水中拍到了点东西,送给你吧。海盗们很漂亮。”;还有,一张印着建筑工程地基进展画面的明信片,“镇里教堂顺利的开工了,感谢各位捐助者。圣主保佑你们。”加上邮局的转寄邮戳‘玛丽教堂退回、转寄格兰德殡葬之家’。

    露易丝先是看了眼明信片,“哼,你一开始留格兰德地址多好~”然后,拿了胶卷,对着光看,“别怪我,我对这个杰克说了你死了。他不信没办法。”很快在胶卷中发现了有趣的画面,“这个女孩儿?他拍了好多~”

    扎克迎着光看了一眼被露易丝拉起的底片,“是露丝。”脸上有了笑容,至少从底片里的画面看,下次,这姑娘被海妖迷惑,不会干出跳海那种蠢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哈。”露易丝扯着胶卷,“他拍到了海妖们。”示意其中几张底片,看了眼扎克,“不敢相信,你准备就用海盗把那种事情是含糊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关我的事~”扎克看着底片中似乎还在可以摆造型的海妖们,“我扯个海盗的解释已经够意思了,我没有义务帮每一个遇到的人类建立世界观~”

    露易丝意外的陷入了思考。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?”扎克笑着问了。

    “恩,我在想……”露易丝转着手里的胶卷,“实际。”笑着看了眼扎克,“你很实际~”

    不懂?来——

    为什么扎克要帮詹姆士建立‘正确’的世界观?让我们保持最真挚的祝福,詹姆士能活到100岁。然后呢,80年后,詹姆士也挂了,而扎克还是这样,永生,不是么~

    吸血鬼是不需要帮任何人类建立任何东西的,因为寿命的关系。这是基础。

    那詹姆士和这个在船上遇到的少年杰克有什么区别?扎克花了大量的时间精力调教詹姆士,而少年杰克得到的只是个敷衍的‘我们被海盗袭击了’。

    区别只是,扎克住在巴顿。

    实际。

    “永生的哲学~”扎克趁机教育下露易丝,“这世界大部分事情我们都可以等到它消失,但为了不让永生的太……呵呵,无聊,我们有必要挑选一些事情,让自己干~”

    “而对我们来说~”露易丝多聪明就不重复了,“就是在每段10或20年的人类身份中,哈,充分享受~”

    “正是~实际,又不枉活着~窍门就是我们把一切事情都当做路过的不在意,但偶尔要让自己停下来,一切都是为了要过的爽~”

    “像那边~”

    “对~像那边~”

    那边。员工生活区,不断有员工在出门的时候踩翻台阶上装着奶的碗,愤怒的嚎叫“谁放的?!”

    呵,谁放的?老汉克放的。扎克告诉老汉克格兰德来了个赖博肯,有两个选择。东西不见了就去报警,看有没有哪个警察相信任何这些员工说的话,然后期望物品丢失的奇怪情况消失。或,满足赖博肯的游戏。

    扎克是把实情告诉老汉克了,但大家猜老汉克转达给自己的员工了么?呵呵……说什么?“嘿,扎克那个混蛋引来了个妖精。你问什么妖精?我怎么知道!你问为什么是扎克引来的?他是吸血鬼!你问吸血鬼是什么?你不认识字么,吸!血!鬼!”

    所以,碗翻一次,格兰德员工区里就会传出一声“谁他-妈-又拿了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过的爽。这就是生活的意义。

    两个吸血鬼抱着一堆包裹回屋。

    扎克去接电话了,露易丝单独拿了狗弟的录像带。扎克可能不怎么感兴趣这他参与过的纪录片,露易丝可是非常期待的,她希望狗弟有出境~

    以日常经验来说,这么早打来的电话一定没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扎克如常的在接起前猜测了一下会是谁。猜中了——

    “扎克?是你么?”

    “嗨,韦斯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听筒那边松了口气,“你回巴顿了!我还担心你还没到。”

    “回来两天了~”扎克有些嘚瑟,“下船后我跑回来的~”

    明显电话里的韦斯是按照扎克去西部的速度估算扎克回程时间的。“哦。”韦斯的声音还是有些焦虑的感觉,“这就好,我在中部,和一队兰斯将军的人一起。”

    说起来,扎克知道自己委托的幻人找到了詹姆士踪迹也有两天了,“救詹姆士?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韦斯的声音有些无奈了,“现在有些麻烦。”

    如果其它状况,扎克就一句‘我能帮忙吗?’出口了。第一,扎克是个善解人意的绅士,第二,詹姆士要活到100岁,别枉费扎克在他身上浪费的时间。

    但同时,我们应该注意到了些重点。第一,中部。第二,兰斯将军的人。

    中部就已经决定了,扎克不可能去。至于第二点么,呵呵,扎克开口了,“麻烦?正好,奥兹·科齐尔现在应该正在中部,为什么你找一下他。”

    “科齐尔在中部?”

    “是啊,魔宴召回他了。”扎克什么时候收敛过暴露魔宴会议上信息?“让他混入那帮操纵器官移植的人类团体中作间谍。昨天出发的,算算时间,现在应该在中部。你们应该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找他??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那是中部,不是街角的餐厅。

    “呵。兰斯将军的人都是军方的人吧,获得一下联邦的火车运输的通讯权限,不是什么问题吧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这倒是……但……”韦斯大概在迷茫,他打电话,自然是需要帮忙,但扎克现在说的不是帮忙,是制造更多麻烦,还是他无法理解的麻烦。

    韦斯不理解,我们,必须理解——|

    “没听到我说什么么,奥兹·科齐尔被魔宴召回的原因?叮咚叮咚,器官移植。兰斯将军的心脏。”提示没法更明显了。

    “哦!”韦斯终于反应过来了,“你是说这是奥兹进入那个团体的门票!救了兰斯将军的儿子詹姆士?!”

    “别喊出来,韦斯。”扎克歪着头。

    “哦!”韦斯还真的压低了声音,“没,没关系,我一个人。我懂了!我去安排下!科齐尔很好!读心人能有很大的帮助……”韦斯嘟囔着挂电话了。

    超典型的,扎克刚放下电话就再次接起,不知道这次会是谁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哈密顿·勒森布拉坐在我的车道上。”是丝贝拉。

    “大概是因为你没有邀请他,那是他能靠近的极限~”扎克讲了个笑话。

    扎克开的头,丝贝拉接上了,“我能从他身上开过去么,我有急事,我需要去实验室。班林的实验。”

    “呵,正好啊,为什么不带上他一起呢~我相信魔宴也该得到关于茨密希信使克雷格的确切信息了~”

    “哼,我是无所谓。我只是不确定诺菲勒和瑞默尔会对他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哦~别担心,我相信哈密顿会代表我们魔宴……”扎克的代称无懈可击,“好好和两个隐秘遗孤氏族对话的。”

    听筒那边沉默了一会儿,“你又在打什么主意,扎克。”

    扎克没再说那些无意义的调侃了,“最近多和堕天使那边走动一下,话题,多聊下中部的猎人。”扎克的建议是那么的直接,“比如你们合作协议终止后的‘柯尔特’归属。”

    丝贝拉有沉默了一会儿,“这话题没什么好说的,‘柯尔特’本来就是我们的,堕天使协议里就给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强调一下这个事实~”扎克笑着,眯着眼,“让堕天使意识到巴顿的异族团体中,只有他们没有‘大招’,让他们有理由来我这里要最后一把‘柯尔特’。”

    “啧。我听本杰明说了你把‘柯尔特’给祖们事务所了,你到底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还不够清晰么?”

    “是,你说的够清晰,但如果你想要给,直接给不就是了!让我在那里演戏演给谁看!”

    “魔宴看。具体点,鲁特·勒森布拉看。毕竟,他是唯一知道我曾有两把‘柯尔特’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“呃,我都不想问了……”是啊,对丝贝拉来说,扎克突然提到鲁特·勒森布拉是很奇怪的事,丝贝拉又不知道扎克给了鲁特一瓶血。丝贝拉的决定倒是正确,“随便了,你最好知道你在干什么!”

    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有时候,事情就是那么的老套。

    扎克再次拿起刚放下的电话,这次,又会是谁呢~

    “扎克瑞!格兰德!”这带着丝毫不掩饰恶意的声音,是赫尔曼先生。

    “赫尔曼先生!”扎克则是一副意外惊喜的声音,“听说您回巴顿了~百忙中还抽出时间给我打电话,好荣幸啊~”

    听筒那边安静了至少十秒钟,恶意依然在,只是声音被有意识的压制,“真巧,我也听说你刚从西部回来。刚打了几个电话都占线,格兰德老板,一大早就如此忙碌啊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人什么时候都会死~殡葬业嘛~”多么让人无语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少来这种鬼话!我问你!你到底什么来头!”

    “先生?我不确定我明白您在说什么呢~”

    “闪避?哼!别装了!你没看报纸么!我的‘赫尔曼’就要在西部重建了!就在我得到西部和艾瑟拉的非法人口交易内幕,你的妹妹和一帮高中想要我弟弟的赞助,而你,在西部出差的时间!现在想想皮克斯让我不要冲动,在巴顿做任何蠢事的忠告。哼!所以,直接告诉我!你,到底是什么来头。”

    没人蠢。很好。

    “我,只是扎克。”扎克带着微笑,“让先生失望过一次的殡葬业者~”

    又是至少十秒的沉默后,“我收到的关于马萨港进入的人口交易记录,是某个匿名地址发给我的,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我猜就是匿名~”扎克微笑着,不知为何,想到的是尼克的那句‘一切对你来说都太便利了,你最好不是在利用我’。挺应景的不是么。

    “啧!”听筒那边应该发觉了,他可能从扎克这里获得任何信息,于是,“谢你?是不可能的!格兰德欠我的!”

    “随便你怎么认为~”扎克回答的轻松写意。

    “哼!现在我即将启程去西部,会见那位有眼力发觉‘赫尔曼’商标潜力的集团高层,乔凡尼家族。最后问你一句,你有什么建议么,我已经支付过酬劳了!”

    对,这一切都是格兰德欠赫尔曼,补偿格兰德为完成的委托。钱,赫尔曼早就付过了。

    “建议嘛。”扎克眯了眼,“西部,和联邦其它地方很不一样。但,我相信,先生您和那位,呵呵,尼克·乔凡尼保持友好的关系,一切都会顺利无比。这就是我的建议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说那个高层的家主全名是尼克·乔凡尼。”

    这不是扎克说漏嘴,是故意,效果就是,看,赫尔曼语句中被感叹号表示的情绪变成句号了~

    “哎呀,我猜的~多顺口~”

    听筒边是长长的呼气。

    结束语还是扎克来说吧,“作为巴顿人,很高兴看到‘赫尔曼’重生,先生。”

    听筒那边仿佛连最后礼貌的结束都不想给,直接挂了。

    还能再老套一点儿。

    扎克再次接起了刚放下的听筒。

    这次对方没先开口,所以扎克说了那句制式化的“格兰德殡葬之家,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?”

    “呃,我找托瑞多先生……”对方好像不怎么确定。

    扎克挑了挑眉,“这里是格兰德殡葬之家,这里没有托瑞多先生。你是?”

    “恩,我是莫瑞亚提庄园的管理……”一点小小的杂音,伴随着听筒里的回答,进入了吸血鬼的耳中,仿佛是什么细长坚硬的东西在磕碰听筒的边缘,恩,比如,眼镜架?“呃,不好意思,打错了。”挂了。

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