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历史·穿越 > 大明文魁 > 五百九十五五章 爱卿真乃高才
听书 - 大明文魁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五百九十五五章 爱卿真乃高才

大明文魁 | 作者:幸福来敲门| 2019-12-27 15:44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    众人不由心想,徐火勃虚心好问,行事低调,这陶望龄却是张扬高调,怎么一个师父教出来的两个弟子,性格这么不一样。??

    众人离去后,林延潮询问陶望龄课业,一面看他的文章。

    陶望龄对答如流,林延潮看完他的时文后,也是十分满意。

    这个弟子确实是有状元之才的。

    林延潮看着陶望龄,如同当年林烃看着自己一般,都是寄予厚望。

    林延潮抚过唇边蓄起的新须道:“你的课业,已有火候。这一次你来京与火勃一并赴顺天乡试吧!”

    陶望龄道:“谢老师夸奖,这一次弟子定取解元而归。”

    听了陶望龄的话,林延潮不由一笑,自己乡试时取了解元,也只是运气居多。而陶望龄居然说定取解元,这口气就如当年的刘廷兰一般。

    林延潮没说什么,将他文章放在一边。

    陶望龄看林延潮的脸色,不由问道:“老师是否以为弟子之言太狂傲?”

    林延潮道:“为师近来读陈龙川之书,见方孝孺说一句,人不为狂,则为妄,深有所得。你有真才实学,若处处让你谦让,则是虚伪了。但要记得事未成不可轻言,将之放在心上,身体力行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陶望龄听后,向林延潮行礼道:“老师,弟子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陶望龄又道:“之前弟子在通州下船前,经筵上老师与周祭酒辩经,听了不少同船书生议论。”

    林延潮笑着道:“怎么望龄也通晓永嘉之学?哦,为师差点忘了你是浙人。”

    浙江一直是思想启蒙之地,如阳明心学与永嘉学派,都是起源于浙江。而其中永嘉学派,又称浙学。

    陶望龄点点头:“是,老师,对于永嘉之学弟子一直有所涉猎,但看了老师经筵之论后,方才如醍醐灌顶,往日所读之书如活了一般。这几日弟子一直在思索,眼下有一事不明想请教先生。”

    林延潮道:“不妨直讲。”

    陶望龄问道:“老师是要作陈龙川,还是作王阳明?”

    林延潮问:“二人有何不同?”

    “陈龙川才华豪放,虽言事功,志北复中原,然除了学说传世外并无见数,此也是永嘉学派之弊,以老师之才学,三十年后不在陈龙川之下,而王阳明集大成于一身,冠绝于世,中兴孔孟之学,比肩于程朱,以道德之事功实五百年来第一人。”

    陶望龄说了一半,顿了顿又看林延潮脸色继续道:“恩师,事功之学起于永嘉学派,心学起于6九渊,到了本朝时阳明子既往开来,振兴心学,令理学不敢自言独传孔圣道统。”

    “我儒者何为?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老师也可效仿阳明子,中兴永嘉之学,就是为往圣继绝学,提倡事功,将来可与理学,心学鼎足而三,如此孔圣,阳明子之后,恩师就是第三人。”

    陶望龄这一番话说得言辞恳切。

    而林延潮始终神色如一,待陶望龄说完,举起着茶杯笑道:“望龄太吹捧为师了,为师志在宦途,若是能位极人臣,荫封子孙,则万事足矣,至于成为王安石,王阳明那等通儒,实不敢奢望。”

    陶望龄听了先是一愕,然后道:“老师这么说,学生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次日林延潮,黄凤翔为天子在文华殿值日讲。

    张居正,申时行也是在旁侍直。

    林延潮课讲完,小皇帝忍不住问道:“林卿家,眼下外边有大臣弹劾,朕以为此事不足放在心上,爱卿还是勤于日讲为要。”

    林延潮听了长揖道:“谢陛下宽宥,陛下这等隆恩,讲臣不知如何报答才是。”

    小皇帝笑着道:“爱卿能释怀,朕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林延潮又道:“陛下,讲臣一己释怀与否无关大事,但这些人借程朱之学与永嘉之学的学术争议,臣于心底实不能去。”

    小皇帝也是有听到民间传闻,说经筵辩经已是演变成理学,事功学术争议,这实令他有些忧心。

    于是小皇帝皱眉问道:“林卿家,以为永嘉之学是否可用?”

    林延潮答道:“回禀陛下,臣以为当今不可用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,张居正,申时行,黄凤翔都是侧目。

    小皇帝心想,林延潮在经筵上观点,满满的都是摘自永嘉之学,为何这时自己打自己嘴巴。

    林延潮道:“当年朱子与陈龙川辩论后,深感忧心,与门下弟子说,江西之学(6九渊的心学)只是禅,浙学却是功利,江西之学的人摸索了一番,待知道上无可去后,自会转回。但若是功利之学,习者就能见效,实为可忧。”

    “而以臣之见,凡夫俗子不知何为利义之辩,徒讲功利实易误入歧途,而读书人不讲义理,只说事功,好比无底之桶下井打水,此枉费功夫。但程朱之言不同,为枉尺而直寻之道,小处之亏,却能收实功,可以明道正心。”

    小皇帝听林延潮的话,不由大是赞赏。

    若是不问立场,林延潮简直与理学大宗师没什么两样嘛。

    但小皇帝是个聪明人,心道你林延潮这么说,不是被数名大臣联合弹劾然后,怂了吧!

    “林卿家究竟是何之意?”

    林延潮道:“若安石在世,必不认同朱子之见。自朝廷变法以来,大臣上下物议沸腾,为何?此乃理学之弊,大臣士子不能正心,如何让他们由心底支持。”

    听林延潮这么说,小皇帝,张居正都是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林延潮这说得实在是好啊。

    为什么张居正因丁忧之事,被满朝大臣群起攻之?

    为什么张居正下令封锁天下书院?

    究其原因,在于理学从根本是反对变法的。

    而朝廷要推行变法,必须寻找儒家理论作为依据,但孔孟之道没一句是讲变法的。

    要不然王安石当年也不会无奈地喊出一句‘祖宗不可法’了。

    林延潮道:“眼下既孔孟之说,无从为变法正名,难道要从商鞅,申不害之说里寻吗?唯有永嘉之学,倡事功,主变法,实为陛下可用矣。”

    听林延潮讲完,小皇帝不由拍案而起,激动道:“林卿家真高才!”(未完待续。)8

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